晚安柠檬

所有文章禁止转出lofter
禁止任何形式的融梗、抄袭

小祖宗

1.尚有余温

2.星球际遇

3.昨夜星辰




褪去了深秋穿着薄外套的阴冷,初冬显得明媚动人。

仍有敬业的女性穿着制服的薄外套走在还算和暖的阳光下,留下成雾的水汽,和冻得僵硬却笔直的双腿。

阳光扑散阴云,空气中眠浮着细小的尘埃,像永不停歇远去的蒲公英,随波逐流地游走着。

易烊千玺站在公司楼下,听见排气管的嗡嗡声他心里猜了个大概。

王俊凯翻着白眼揉眼睛,对上易烊千玺的目光立马转过头去。

小沙子吹进了眼里,疼痛之余还有点想流泪。

易烊千玺走近他跟前,二话没说扒住他的眼皮吹了口气。

“你有病吧。” 王俊凯推开他的手,顺势给他来了一拳。

“王俊凯,我能问你一句你今年几岁吗?” 

易烊千玺实在不解,半大的孩子也已经过了拉着家长告状的年纪。

“三十八了。”王俊凯低着头,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我爸...没跟你签合同吧。”

“没有。”

王俊凯紧绷的脸突然绽开,漏出一嘴好牙口,“不错,挺好。”

“唉叔叔,我是不是耽误你挣钱了啊?” 

他笑着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拧转钥匙绝尘而去。

头顶飘来一片乌云,冬日的晨光被隐了去。

易烊千玺只想抬头大喊一句:“李瑭我操你大爷。”

当时还能骂一句就过去,后面再轻松不起来。易烊千玺算是看清了,王俊凯撒酒疯任性都是真的,纯粹就是他爸宠坏了,一点轻重也不知。

他不想跟小孩子计较,但他不是那种掷百万眉头也不皱的人。的确如此,王俊凯让他的合同没签成,他本该生气,但是奇怪,他叹了口气,心情意外平静。

*
 
李塘来找他,跟他道歉。

“你还真是他小爸?替孩子道歉来了?”易烊千玺灌了口啤酒在嘴里,靠在宽大的沙发椅背上斜看李塘一眼。

李塘在他旁边坐下,开了罐新的:“唉,这孩子就是皮,他喝醉了不肯下车,他爸连个电话都不接,还能怎么办。我总得心疼他。”

“没事,多少年的兄弟了,还赶不上这几百万吗?不说别的,赶哪天我真破产了你养着我就成。”

“你大爷的。”,李塘来之前其实也吊着一颗心,感情染上了钱总没有那么明了,他听了这话才松了口气。“要不还是从小凯那解决,把这单子要回来吧,王总那还没签别的。”

易烊千玺道:“看他那样怕是得护着他宝贝儿子一辈子,算了。”
 
只是他转念一想,用胳膊肘捅了李塘一下:“把他叫来呗。”

李塘看他一眼:“现在?干嘛?”

易烊千玺真笑了,举了举手里的啤酒罐:“喝酒啊还能干嘛。”
 
王俊凯答应倒是爽快,好似有易烊千玺就有他跟着闹腾的理由。
 
李瑭出去酒吧门口候着这小少爷。

王俊凯一年到晚的摸不了几把车,早上去找易烊千玺也纯属顺路,他是为了把摩托车送去保养,只能四个轮的代步。

李瑭见那车牌号眼熟,走近几步靠近他跟车跟前敲了敲车窗。

“哥,车停哪啊?” 王俊凯虽是问着,腿上功夫一点没慢,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还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瑭看着这小孩儿玩的小把戏笑了一下,利索的上车去给他停车。

王俊凯不爱等人,他看着手机屏幕上李瑭发过来的地址自己先一步进去,虽不是常客但也轻车熟路,他走到最里面的包厢,一眼就瞄见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的易烊千玺。

“哟,来了。” 易烊千玺察觉到跟前的人,抬头打招呼。

“就你自己?和李瑭?那多没意思啊。”王俊凯踢开旁边儿的皮质座椅,长腿一跨做到易烊千玺右边的沙发上,他摸起桌子上的啤酒看了一眼,“你俩是不是爷们儿啊?整半天就整了点啤的?”

“对,我们五十六的人得养生。” 易烊千玺不恼,他也摸清了套路,这小少爷就得顺着说,他说你今年56你就不能说自己55。


“这样,我吧,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你虽然骂我我是挺不爽的,但毁了你的生意我也觉得不至于,谁他妈知道王林安什么时候这么听我话了,今儿我请了,博览中外,从古到今,你想喝什么,我请。” 王俊凯按下服务铃,服务员拿着酒水单推开门进来。

“你们这最低消费多少来着?他填上。” 易烊千玺指指王俊凯。

“martell的周年限量版要一百周年的和三百周年的。” 王俊凯看了易烊千玺一眼,那人一脸笑意看着他,“Royal Salute38年。”他又看了他一眼,“再来一瓶JOHNNIE WALKER。”

易烊千玺道:“都不要。” 

“都要。”

“我一会还来朋友也不够喝的啊。” 易烊千玺歪头看他,那小孩正发恨的瞪他。

让他没面子了。

“我在这放的那一箱97年的茅台你给我拿过来吧,今儿咱喝这个。” 

“我不。” 王俊凯强硬地说到。

服务员面露难色,他吞吞吐吐的开口,“martell周年限量版我们这....没有。”

王俊凯轻闭眼睛抿起的嘴角积满怒气。

“没事你出去给我把那箱茅台搬过来就行。”

服务员走后易烊千玺拉过王俊凯来摁在自己旁边,在他耳边轻声道,“有也他妈不给你开。”

“我操你大爷你挺牛逼呢。” 王俊凯一拳挥在易烊千玺肚子上,倒也没什么力道。
 
“这我一发小的酒吧,不好意思啊,真不给你开。” 
 
易烊千玺声音压得低,几乎是气声在耳语,低缓地,划过王俊凯的耳蜗。
 
舞池里震天作响的音乐和几乎狂乱的灯光效果让他的心也咚咚作响,红的绿的光线来来回回地扫在易烊千玺脸上,他看见他眯起眼睛。
 
皱起的眉峰压在王俊凯乱跳的心脏上。他咽了口口水。
 
王俊凯这会也明白过来,就这几瓶啤酒也够不上一个包厢的最低消费。
 
酒瓶落地时响了一声。
 
*
 
易烊千玺说约了朋友是真的约了朋友。
 
王俊凯是个不怕生的,但见了这么多陌生人,还是忍不住往易烊千玺那儿缩了两下:“认识人还不少呢”
 
易烊千玺把胳膊往他肩膀上一搭,在晦暗不明的环境里难得露出痞相:“老年大学里认识的。”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怎么着一箱够喝的吗”
 
一群人咋咋呼呼地就占了个大桌,见了王俊凯也不吃惊,善意地笑笑。
 
易烊千玺揽着王俊凯肩膀一个个介绍:“张也,叫也哥。”

张也领会到砸在肩上的力道,抬头问道,“这位是?”

“我的.....仇人。” 易烊千玺又把王俊凯揽紧了些。

王俊凯用臂肘使劲顶着易烊千玺的胸膛,实在受不了疼痛,易烊千玺撒了手,“小牛犊子还挺有劲儿。”

“你也可以啊,老当益壮。”王俊凯勾起嘴角,坐到一侧的沙发上。

易烊千玺继续给他介绍着。
 
“田牧。”
 
“林泽。”
 
……
 
“都是老年大学的同学,叫个哥就行了。”

可能是易烊千玺的声音太入耳,王俊凯竟鬼使神差的乖乖叫了声“哥。”
 
一轮介绍完不知谁提议要掷骰子,服务员做事利落,立马搬来俩大号骰子。

这可跟王俊凯想的不大一样。

“789?” 张也看向易烊千玺,问他。

“好。” 

等开始喝了王俊凯才知道这帮人都憋着坏水呢。

掷到七指定喝酒的人一定是他,不论脾气再怎么大,酒场他还是讲究愿赌服输,

他一轮一轮的运气也差,才大半个晚上两瓶茅台已经下肚。

易烊千玺本来就没想拦着,面上再怎么和平心里也憋着怨气。

谁知道王俊凯酒量不好酒品更有问题,稍微一醉就开始找人要抱抱,
 
“王俊凯你不行别喝了。”易烊千玺实在看不过去,伸手拦了一下。
 
他立马甩开:“你管你大爷呢?”
 
王俊凯不记得他是从几岁开始学会喝酒的,不能说学会,他的酒量一直很差,很容易醉,但他经常喝,他埋没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上瘾一般习惯了。

是谁说这样的生活很不堪,他不怕承认。就像他还没学会千杯不醉,只要有人拉他一把,随时抽身。

*

醉酒的小朋友难以招架,李瑭本来坐在角落里跟女朋友打着电话,看见自家祖宗眼神迷离的朝他走来立马挂了电话架住他。

“小凯,我送你回家行吗?”李瑭把他额前的头发撩起,密密麻麻的一层汗。

“谁今儿先崩了谁他妈不是个爷们儿。”王俊凯发着酒后的狠劲儿,他径直朝易烊千玺走过去,揪住他领带不撒手。

“我很难受。” 王俊凯的手臂滑落下来,抱住了他。

“你难受找你妈啊,”易烊千玺小声嘟囔着,拉过王俊凯的手出了包厢。

“千玺..你知道他是什么人。”李瑭快步拦在门口,把王俊凯从易烊千玺身上拉过来,没成想这小孩又自己搭回去。

“你放心,我不好你们家小少爷这口。”易烊千玺紧了紧揽在王俊凯腰边的手臂。

酒吧二楼有个小房间,王俊凯混的圈大,认识人自然也多,易烊千玺把他按在怀里一路带上去。

被闷的人有些不自在,哼唧几声发出小猫一样的声音。

“麻利儿的,床单被褥找套新的,先让他睡着,”易烊千玺架着人进来,马遇一脸懵相,指着王俊凯缓缓开口,“这...谁啊?”

“李瑭亲儿。” 易烊千玺随口说道,“快点兄弟撑不住了。”

奔二的孩子一米八几的身高,虽然身上没什么肉,但光这骨架子也轻不到哪里去。

“好好好。”马遇连口答应,刚从小房间出来又跑回去从柜子里找全套新家纺。

几十年的兄弟过于了解彼此,马遇打心眼里觉得这个王俊凯之于易烊千玺一定不一般。

*

王俊凯混身燥热,一沾床就胡乱伸手扯着身上的衣服,奈何眼神迷离精神恍惚,牛仔裤死活解不开。

牛仔裤上有一粒扣子和一个拉链,复杂。

易烊千玺伸手去帮他解,几次碰到他腰间的软肉,王俊凯一个劲的哆嗦,他轻轻启唇吐出来三个字,“你谁啊。”

易烊千玺伸手拍他脑袋一巴掌,继续埋头和裤子拉链做斗争。

还没顾得上躲过敏感地带裤子就从腰间滑落下去。

王俊凯混身上下就剩一条白色内裤了,易烊千玺清咳了两声,他穿过王俊凯的腿弯将他抱起来塞进被子里。
 
北方的冬天早早地就开了暖气,屋里不冷,蒸腾的气温将王俊凯本就上头酡红的脸色熏得更加柔和。易烊千玺盯着他眼角发红上翘的弧度,可疑地吞咽了一下。
 
长得是真好看,祸害人间的脸蛋。
 
易烊千玺给他掖好被角,干脆坐在床头柜上玩手机。
 
他在等自己狠下心,或者等自己沉静下来。
 
王俊凯嘟嘟囔囔的小鼻音打破他漫无边际的冥想。
 
“要抱抱。”王俊凯脸颊烧出一片红晕,冲他张开双臂,笑得一片晶莹,满池星子泼入野穹曳荡不已。
 
易烊千玺来了玩心,他打开后置正对着王俊凯。
 
“不抱。”
 
“抱抱嘛。” 王俊凯哼唧。
 
“不抱,你不听话。”易烊千玺憋住不让自己笑得太明显,打开手机相机开始拍。
 
但是王俊凯明显看不出他笑不笑的,满心都是委屈。
 
“我听话啊我哪里不听话了。”
 
“这还真没看出来,你这辈子能听谁的话啊?”易烊千玺举着手机凑近他的脸蛋,他发问着。
 
王俊凯往他怀里钻:“你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 易烊千玺笑笑。

“妈。”王俊凯轻轻叫了一声。


易烊千玺愣住了。

他关了相机,张开手把人环住。摸摸那颗圆滚滚的后脑勺。
 
王俊凯抱了人就不撒手,易烊千玺被他勒着,干脆也爬上床躺着。任由那个撒酒疯找妈妈的小朋友再一次钻在他怀里睡着。
 
*

第二天王俊凯醒得比易烊千玺早,一睁开眼睛吓一跳。
 
他怎么就穿了条内裤?
 
旁边怎么还有人?
 
这腹肌的手感,卧槽又是个男的。
 
他赶紧抬头一看,一双宿醉困倦的眼睛立刻清明:“还睡个屁啊易烊千玺!你麻利儿给我起来。”

易烊千玺给他一嗓子吼醒,撑起眼皮看他一眼,手心按上眼皮:“王俊凯你一大早嚷嚷什么嚷嚷。”
 
王俊凯顾不上头疼,太阳穴气得突突跳。
 
易烊千玺觉得他不太对劲:“怎么了你?”他坐起身来看着眼前脸都气的红了一圈的人。
 
王俊凯从床上拿起裤子快速穿好:“你是不是把我睡了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懵了。
 
王俊凯酒后智商为负的脑子轰轰作响:“是不是!妈的没生意做就睡我是吧!你能耐啊。”
 
易烊千玺光听见他机关枪似的骂他,听得烦躁:“我可是能耐,我手里还有你裸照呢要不要欣赏欣赏?”
 
王俊凯愣了几秒,大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欣赏你大爷。”他扑上去拳头就往易烊千玺脸上招呼。
 
易烊千玺被吵醒的起床气还没缓过来,王俊凯的拳头就落在了左侧脸颊。虽说刚起床的力道有点软绵,但好歹是一拳头,让他脸颊一阵灼烧感。

他立即回了一拳。
 
两人正你来我往地拳打脚踢,李塘刚好上楼来接王俊凯:“小凯啊你爸爸问你……”
 
看到屋里的场景,他顿了顿脚步,确定扭打地正是少爷本人和自己的好兄弟。才接着上前来拉架。
 
好不容易把王俊凯拉到一边:“小凯我们先回家行不行?”
 
又扭头给易烊千玺打招呼:“差不多得了还没完没了了?”
 
“这孙子让我没了几百万。”易烊千玺这回偏不听他的,像是昨天王俊凯傻乎乎的样子给了他什么信心:“那行,你跟你老板说我手里有他儿子的裸照。”

他顿了顿,揪着卫衣喘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一个亿。”

李塘还没来得及说话,王俊凯气的点点头,朝他开口:“你知道附近哪儿有银行吗?”
 
李塘想了想:“有,出门右边那条路上就有一家浦发。”
 
王俊凯转头对着易烊千玺:“百米冲刺能行吗?不就一个亿吗?你直接抢银行来的多痛快啊。”



虽然小祖宗更的比较慢但我和洞老师是真的挺用心的。有很多时候一两个小情节我俩就要讨论好久,基本每篇都是我们两个接力写出来的。因为常常会卡文,所以一个卡了一个接会轻松许多。每篇文章都会改一两遍,虽然文笔还是有些稚嫩,情节设置还是不够新颖缜密,但我们也再不断成长。希望大家观文愉快哦
 

评论(71)

热度(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