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柠檬

@洞中七日

和你遇到





A.双总裁
B.两个校霸长大以后幼稚日常
C.高甜预警的破镜重圆

-



01.

王俊凯搬出去的时候是个好天气,早上洒水车经过的马路一片潮湿,他在路边买了两份早餐,拎着要回家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刚搬出来。

夏天真不理解自己老板怎么就这么爱吃这个大叔卖的煎饼果子,她坐在车里等他,看着这人朝反方向走着急的拍了拍车窗。“王总,凯哥,领导,王老板,王俊凯!”

王俊凯听到最后一声自己的名字才回了神。

他钻进车里。

“易总这是把你赶出来了?”夏天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有那个胆?”王俊凯反问道。

“那倒没有...”

“分手了可是屋里全是回忆啊,谁住谁难受哈哈哈哈难受死他。”

“...幼稚鬼。”,夏天腹诽。

公司规定时间九点打指纹,王俊凯一般下午能去上班就不错了。

每个早上他都要缠着易烊千玺到大中午头,开车去送他上班再自己慢慢悠悠的往公司赶。

美名其曰在家办公。

这一大早就能看见王俊凯实在是新鲜,公司的小姑娘停下手头的工作目光跟着王俊凯的步伐游走。

王俊凯昨晚和易烊千玺吵到下半夜才睡,一大早七点多起了床,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身体好几年没这样熬过了。跟易烊千玺日子过的跟俩退休的大爷的一样。

夏天跟在他身后,眼看着王俊凯钻进了别人的办公室。

“王总,您办公室在最头上啊王总。” 夏天凑到王俊凯耳边小声说着。

“啊。”王俊凯尴尬的摸摸脖颈,对上陈经理尴尬的目光,“那个...好好工作啊,辛苦了辛苦了。”

“王总!不辛苦!”

王俊凯和夏天走出去五十米远陈瑭才反应过来大声喊道。

*

一上午的时间王俊凯都在补觉,办公室的百叶窗通通拉下来,他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了一上午。

“易烊千玺王俊凯张也林泽,你们四个再给我三四连睡就都给我回家,要睡回家睡!”
“王俊凯起床了!要睡回家睡。”
“王俊凯你怎么又睡了!易烊千玺你叫叫他。”

半梦半醒着的王俊凯突然脑子里闪过高中时的画面。

他惊醒一般半坐起来。

夏天抱着小毯子敲敲他办公室的门,王俊凯整理了一下衬衫应了一声。

夏天把毯子放在王俊凯旁边,询问道,“你要盖一下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睡觉..” 王俊凯打着哈欠问道。

“易总世界第一了解你那我就第二。”

“别提那个字儿。”

夏天转过头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顿了几秒转回来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家老板,“好的领导。”

02.

夏天十个手指头已经算不过来俩人这是第几次分手了。

她听王俊凯说过,上学的时候没比他俩还能作天作地的,典型的校霸和校霸的浪漫爱情故事。

平时接触到的易烊千玺也是没有什么架子的人。

上一次去家里接王俊凯正巧碰上俩人吃饭,王俊凯不怎么挑食,吃的也慢,平时挺急性子一个人在易烊千玺旁边总是慢悠悠的,总是在享受。

“小夏一块吃点。” 易烊千玺拉开旁边的餐椅让她坐,“我去给你盛碗粥。”

不知道那句话刺激着了王俊凯,他咬着筷子委屈巴巴地看着易烊千玺,“她不喝。”

夏天三百条黑线掉下来。

“给你盛两碗...” 易烊千玺揉揉王俊凯头发。

一顿饭三个人吃了两个多小时,谁能想到这只是一顿早餐呢。

夏天也算是见识到俩人校霸式对话了,但咂摸咂摸全是糖丝。

“你快点吃。”易烊千玺催他。

“那我就一粒米一粒米的吃。” 王俊凯笑着看他,拿着筷子夹起来粥里的一粒米。

“你这就是不饿,改天饿上你一个周这一碗粥你一口就能干了。”

“家庭暴力是吧?”

“可不敢。”

“别,我易总是谁啊。”

“是你保姆行了吧,快点吃,人天儿姐等了多长时间了都。”

满嘴塞满了易烊千玺做的炒面的夏天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抬起头看向易烊千玺,面条还掉出来一根,“没事不急不急。”

我还能再吃两碗,夏天心想....

要不说王俊凯慢呢,和夏天出门的时候已经能去打下午的卡了。

夏天走在王俊凯身后,实在没忍住问了一句,“王总你不是挺急性子的一个人?”

“你懂什么叫生活吗?就是一分一秒都得认真过,不能有放过任何一个瞬间,一粒米我都得嚼三下。”

“非主流”夏天小声说道。

王俊凯还是听见了,“那我给你说个不非主流的,跟易烊千玺在一起的时候,一个小时我恨不得掰成一年过。”

夏天彻底没话讲了。

虽然俩人爱的挺热烈,但吵的也挺热烈。

王俊凯脾气有点儿急,易烊千玺属于不经常发火,一发就跟煤气罐爆炸一样的那种。

经常因为各种小事吵起来,什么王俊凯忘拔了钥匙了啊,易烊千玺回来的时候忘买冰淇凌了啊,睡觉的时候抢被子啊...各种小事只要有一个人真甩脸立马就能到分手的地步。

但要不怎么说外界都说这俩人是模范夫夫呢,基本分了手不到三个小时他俩就能和好,易烊千玺只要软了心思把王俊凯往怀里一抱,怀里的人基本就忘了为了啥生气。

可截止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了。

03.

大中午的阳光正好,员工三三两两的去公司食堂吃饭。王俊凯拉开百叶窗,终于见着了光。

— 王总你中午想要吃什么?

夏天发来的消息。

王俊凯皱了皱眉头,他瘫在小羊皮的办公椅上撑着脑袋想。

— 没什么胃口,不吃了。

— 好的王总。

夏天还是给王俊凯订了一份牛排和布丁。

像是上学时那样,第一二节课纯困,三四节课饿的困。

王俊凯仰头眯着眼,把西服披在自己身上,以脚为支点来回转着椅子。

跟个摇篮一样。

自己能把自己哄睡着你说牛逼不牛逼。

其实易烊千玺也没好好吃午饭,昨晚跟王俊凯从床头打到床尾,俩大老爷们打架总是没个轻重,一拳正好打在易烊千玺的下巴上。

他借了助理的小镜子仔仔细细的把创可贴贴在伤口。

简直回到高中一样,为了王俊凯跟一社会情敌打架,要是易烊千玺再跑慢点可能就不只下巴上那一个创可贴了。

王俊凯说过,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要能跑就跑。

分手这事,分多了真的会看淡很多,因为知道早晚得和好。

可今天一大早王俊凯拉着俩大箱子出门的时候他心里特别慌。

就要抓不住了一样。

易烊千玺听到了王俊凯收拾东西时故意发出高分贝的声音,可那点倔强的自尊心把他捆绑住一样,就是动不了,连声带都动不了。

他抬头看看时间,正好是分手了的第5个半小时。

*

办公室门被敲开的时候王俊凯还小幅度的转着椅子,半梦半醒闪过的还是高中时候那些画面。

“王总,您下午有个视频会议要开,晚上要去参加孙总的生日聚会,开会的材料我已经准备好了,衣服也都烫好了给您放衣柜里可以吗?” 刘湉说道。

王俊凯刚想开口质问她为什么没得到允许就进他办公室,但想了想自己现在裹的跟个蚕宝宝一样,头发睡的跟被炸了一样,看起来也不是....很敬业。

他把西服搭在椅背上,伸手捋了捋头发,“行放这吧。”

王俊凯发誓再也不大半夜的吵架了。

半夜吵架一时爽,六个小时补觉都补不够的。

*

虽然王俊凯不怎么上班,但大学毕业以后靠着家里给的几十万创业资金搞起来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肯定还是有真本事的。

尽管在分手后的第八个小时王俊凯困的打着哈欠流眼泪,他还是精神高度集中的在会议室里开完了视频会议。

“王总真他妈帅啊。” 刘湉站在夏天旁边感叹道。

“那是你没跟他多接触,什么时候你跟我一样除了是他的助理还是他的秘书,挡箭牌,垃圾桶,保姆,保镖,时不时还得装个女朋友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个人到底帅不帅了。”

“天儿姐你什么时候卷我的时候你记得小点声。” 刚从会议室出来的王俊凯满脸微笑的走过去拽了拽夏天的头发。

“王总是这样的,我还差一句话没说完。”夏天转头看向刘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们王总,是,真的帅。”

04.

分手的第十个小时。

易烊千玺忙活了一下午,主要的工作就是坐在王俊凯挑的白色地毯上修一个小台灯。

就因为这破台灯俩人分的手。

前几年出去旅游的时候王俊凯在一个小店里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灯。虽然质量看起来不怎么样但确实漂亮,精致的镂空花纹,只要虽然一碰就立马亮起来,一共有三个亮度可以调。

王俊凯抱回家以后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每天抱着灯睡,用手开用脸开用下巴开,反正一碰就立马亮起来,三个亮度一晚上能调个几十遍。

昨晚易烊千玺坐沙发上看电视,小台灯放在边几上,他拿起来放在旁边,不由自主的来回敲,一会一个亮度。

啪嗒。

坏了。

王俊凯洗完澡一出来就发现易烊千玺充满歉意地看着他,缓缓的从身后拿出来那个小台灯,“对不起啊宝贝儿,随便一玩,重在参与。”

王俊凯当时肯定有点小情绪,好几年的物件儿了都有感情了。

易烊千玺说一定给他买一个一模一样的。

可王俊凯就是不愿意,死活让易烊千玺赔他,还必须赔给他原来那个。

一来二去这校霸组都不服气了,易烊千玺站起来说这破灯你自己玩的就差一点就坏了,正好这一下落我手里了。

王俊凯不甘示弱,立马踩上火山石的茶几,“那你就倒霉了咋的吧,对就落你手里了。”

“王俊凯你是不是吵架精转世啊你,有理没理你都得强词夺理。”

后来俩人在客厅里蹦跶着吵架,气势不能输。

晚上睡觉的时候王俊凯一个人卷着全部的被子靠右边,易烊千玺拽着被角往左边拉,王俊凯死守着右边。

“咱干一架啊要不,哎呦你凯爷我真是不服了,谁当年还不是个社会人啊操。” 王俊凯从床上蹦起来,掰的手指关节咔吧响。

疼的他立马转过身把双手窝肚子上..

“好好好,大晚上的咱不吵了,走我带你下楼抓娃娃去。” 易烊千玺下床穿上拖鞋,冲王俊凯张开手臂。

“勉强...给你个面子吧我也就是。” 王俊凯跳到易烊千玺怀里,轻轻在他耳边说,“再也不装逼了,敲疼。”

那个娃娃机是易烊千玺去年送给王俊凯的生日礼物,就因为这祖宗说了一句“我想抓那种一抓就能抓到的娃娃” 。

没过几天王俊凯生日当天就收到一个巨大的快递。

一个娃娃机和一大堆娃娃。

易烊千玺把娃娃机设置的每一下都是紧,自那以后王俊凯无聊的就跑一楼抓娃娃,都抓出来了就再放进去。

*

王俊凯重新设置了娃娃机,设置成十五下松一下紧。非要和易烊千玺一人一下的抓。

结果正好赶巧了,易烊千玺那一下是紧的。

这跟王俊凯算的可不大一样,他立马开始别扭,就差举个横幅高喊有黑幕了。

易烊千玺说他连个数都算不对。

王俊凯立马接一句你买的娃娃机跟你亲。

这一斗嘴可不得了,直接从小台灯的事说到前几年分手大半年一系列悲伤的记忆。

最后直接深奥到探讨合不合适这种问题。

*

看吧,分手的经过拿出来讲讲都是笑话,易烊千玺回忆了一遍,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让让他不就好了嘛,易烊千玺想着。

“易总,咱们该走了。”徐柚敲敲他办公室的门,看正趴在地上修台灯的易烊千玺吓了一跳,“你这..干嘛呢。”

“从哪里引发的吵架就从哪里开始补救。” 易烊千玺突然想到王俊凯曾经跟他说过的话。

“哦,好,等我洗个手。”

05.

分手的第十二的小时。

易烊千玺其实挺讨厌参加这种商业生日会,本来就是打打高尔夫喝喝酒的商业关系,还非得勾肩搭背的装出一副好哥们的样子。

好巧不巧正好跟前夫坐一部电梯。

王俊凯站在角落里,看见易烊千玺和徐柚进了电梯立马走到电梯中间,

就差劈个叉独占整个电梯了。

“王总。” 易烊千玺抬头礼貌的微笑,“您,占地面积有点大。”

“尊贵。” 王俊凯头也不抬理直气壮道。

徐柚差一点就憋不住笑出声了,立马走到夏天身边,俩姐妹挎着胳膊站一起看戏。

*

易烊千玺一天没见到王俊凯了,平时上个班一个小时恨不得就得黏糊着他开视频,今儿倒是清净。

他王俊凯明人不说暗话,从看到易烊千玺进电梯的第一眼他就想扑倒易烊千玺的怀里说不要分手了,说我爱你。

没办法,十二个小时没看到这张帅脸了,一看所有的愤怒就都被分解了。

“王俊凯啊,”易烊千玺清了清嗓子喊他的名字。

“嗯?” 王俊凯下意识的应一声,他舔舔嘴唇又故作别扭道,“易总咱俩不熟吧。”

“你的灯我给你修好了。”
“娃娃机设置多少下松我都让你抓到紧的那一次行吗?”
“我以后都让着你行吗?”
“您是校霸,我就您小弟。”
“大哥,大哥我错了大哥。”

*

在分手的第十二个小时。

他们再一次没逃过无论怎么吵都会和好的魔咒。

06.

“大哥,您这箱子里一共也就有十件衣服吧大哥。”

易烊千玺拉着王俊凯的两个26寸行李箱跟在他身后,这才发现里面根本没装啥东西。

“我这不是...就没想着真搬嘛..”

“大哥英明。”


————

*真的不评论一下嘛
*真的不点一下小心心嘛
*和朋友语音时候的速打
*会有bug别较真啦

评论(65)

热度(1698)